郭帆:談旅游規劃行業之亂象

作者:郭帆 | 來源:山合水易規劃設計院 | 時間:2017-01-09 | 關鍵詞:旅游規劃,旅游規劃設計,郭帆

中國的咨詢設計行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餓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甲方。”很多涉足過這個行業的人聽到這句話都應該會哈哈一樂,因為他們都感同身受。
郭帆:談旅游規劃行業之亂象

旅游規劃行業也是咨詢行業的一個分支。我在旅規行業混跡多年,已經到了幾乎快要麻木的狀態。從最初在旅游規劃公司從業到自己出來創業做一家旅游規劃設計院(山合水易),每當想起這句話,再想想旅規行業這幾年的發展情況,真是哭笑不得,越想越覺得悲哀。其實整個工程設計行業也都一樣,存在著各種亂象,這些亂象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餓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甲方。”我覺得還有一句話要附上,就是:“中國的旅游資源都是旅游規劃公司毀掉的。”垃圾旅游度假項目遍布全國。

1、先說說“餓死同行”

舉一個例子。記得在去年中旬,一個駐扎在安徽著名國際級景區的開發公司,請我們公司去參加一個項目的競標。我長途奔襲,日夜勞頓的到了那里,第一天,沒見著人。第二天,經人引薦來到了一個氣質高昂女子的辦公室,她財大氣粗的問我:“你交錢入庫了嗎?”我回答:“木有。”于是她告訴我需要先交2000元大鈔入了他們備選庫以后,才有資格獲取項目信息和參與招標。我急忙交過錢后,她什么資料也沒有給到我,告知我回去等資料吧,招標文件還在整理中。于是我無功而返… …過了幾天,招標文件下來了,文件的內容頓時嚇了我一跳。

第一,招標的主體是一家開發公司,沒有委托任何第三方招標公司,招標的要求是先做一輪概念性規劃,該概念性規劃的內容要求之深,感覺做完這輪競標方案這個項目也就可以罷了;

第二,評標是以開發公司自己組建的專家組為裁判團,未公布任何評標依據,言外之意,只要公司大領導說了可以就可以;

第三,該輪競標沒有任何費用,所有的考察費用成本都由參與競標的公司自行承擔;

第四,無論你中標與否,你的方案都將被取其優的融入到中標公司的方案中,且無任何費用,也無任何對知識產權的尊重;

第五,如果你不參加該輪競標,以后有關于該公司該項目的所有后續項目都不可再參與,直接出局。

看完這些我頓時感到2000元大鈔交得太二了,隨即毅然放棄了這個項目。我又回想起當時交入庫費用時,看到操作人員電腦上的表格中,有若干行業里的中上級公司歷歷在目,他們是否也有同樣的感受呢?也許他們沒有,因為這是一個甲方說了算的市場,這種感覺已經存在了太久,乙方早都麻木了,甲方大有你愛做不做之勢,作為乙方只能附隨。這些可憐的同行們在這個項目中通過多輪廝殺,付出努力,最終只會剩下一家公司,其他公司在無任何收獲的情況下,全都成了陪襯。

其實這種情況在這個行業中很常見,各公司為了這點食物,刀兵相見。無底線,無原則的任甲方擺布,可這又怪的了誰呢?今天你餓死了其他的公司,保不齊哪天就輪到了你。

最可怕的還是低價競爭,最近我們公司一直在外談項目,很多項目從技術角度都快要塵埃落定,但都卡在了價格上,這家公司報了個60萬的價格,那家公司說55萬就能做,直接血拼起了價格。甲方還真就迂回在各規劃公司之間,打起了太極。“你們做不做?他們的價格比你們便宜一些。”這些話經常從每個合同中傳出,頓時把我嚇出一身冷汗。規劃設計不同于菜市場的白菜,每家賣的都大同小異,同樣的東西可以比價格,不同樣的東西又怎么比價格呢?那不如規劃設計公司都在淘寶、京東這樣的電子商務平臺賣方案,甲乙雙方的交易都還來得方便快捷一些。

2、再說說“累死自己”

旅游規劃快速發展了十幾年,哪個旅游規劃師不覺得自己累的?天天沒日沒夜的出差、加班、操勞,為的是把每個項目做好,這當然是每個規劃師的職責所在。但如果一家公司因為無底線、無原則、低價格接到了一個項目,在他沾沾自喜的時候,接下來的就是慘痛的教訓。

再舉一個例子,曾經我們公司在剛起步時,遇到一個項目,這個項目的規模不大,費用自然也就不是太高。在經過幾輪pk過后,我們公司勝出。經過談判,甲方在原有要求基礎上,增加了很多工作內容,這些工作內容有悖于旅游規劃行業標準,但甲方就中標費用一點也不愿意增加,當時為了能簽下這個項目,我們忍氣吐聲,不得不接受了很多甲方的苛刻條件,例如在原有工作量基礎上增加了很多深化設計的內容,無限制的將工作時間拉長,無限制的將本項目現場服務的次數增加,等等。接下來,可想而知。后來甲方因為自身原因,調整了規劃用地的規模、調整了用地的位置、還調整了用地的性質,在無關乙方公司工作安排、人員分配等情況下多次要求做設計修改,雖然最終這個項目塵埃落定,但是這其中的過程無不讓規劃師們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如果是這個行業內的人,大家都知道那么幾家大型且著名的公司,他們有著這樣一些潛規則,凡是其主要競爭對手的項目,即使無利潤甚至略微虧損也要把項目拿下,為的不是多獲取些優質項目,而是為了掐住對方的脖子。挖墻腳之風一時興起,讓人哭笑不得。結果累到了自己,苦不堪言。

3、最后再來說說“坑死甲方”

很多甲方在通過餓死大部分乙方同行,累死大部分規劃設計師以后,幾經周折拿到了一份規劃方案。試想一下,乙方們首先通過拼價格,獲得了跟甲方的簽約,在保證不了此項目的利潤后,委派了一個不像樣的團隊,經常更換項目組成員,拖拉項目,不愿多次更改項目中的不足,最后甲方也累的夠嗆。這樣的項目方案能過關嗎?

我堅信一句話:他人今日所承受的,他日我必將承受。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這是整個行業的悲劇。興許很多不懂的甲方在自認為獲得了一份不錯的方案報告以后,按照此方案去實施,最后項目死在空中,這種例子也不少。另外一些甲方最開始覺得自己撿了一個大便宜,設計價格非常之低,項目開工以后,發現各種問題無法實施,又回過頭來反省,責怪是規劃設計公司的失職,但卻沒有去總結自身的存在的問題。如此翻來覆去,到坑死了自己的時候再來回頭,為時已晚。

以上說的這三點,在旅游規劃行業尤為普遍,相信每一個接觸過這個行業的人都有同感,無論你是業主方,還是設計方。我覺得導致這種現象的原因,還要從本質上去看:

1、國家層面上監管有嚴重問題

旅游規劃資質,是國家旅游局制定的用來表明旅游規劃單位規劃資格和實力區別的一個證明材料。它是旅規公司通過多年努力,經驗累積,成功執行而獲得的一種資格認證,擁有旅游規劃資質的公司才有資格來制作方案。但現在市場上有很多旅游規劃公司沒有資質,卻依然活躍于旅規市場,攪亂市場。那是誰滋生了他們呢?是很多業主不按國家要求來,并不看重資質的結果。試問不按照國家規定來實行,旅游規劃資質的存在有何意義?旅規界能不亂嗎?其實國家有強制要求的措施,例如沒有資質或資質較低的規劃公司沒有資格做項目,但這種規定在旅游規劃界形同虛設,這一點是行業內普遍認同的現象;

2、國家要求的工程招標程序未得到落實

國家規定勘察設計類項目合同額度大于50萬的必須進入招標程序,但無論是政府層面的招標,還是企業招標都流于形式,很多項目招標不按程序辦,甚至早在招標之初就已經內定,這樣導致很多優質方案得不到實施。一些好的規劃公司做的很好的方案只是去陪標。這樣混亂的市場行為,導致規劃設計公司根本不會認真去做方案,去思考如何以方案取勝,這樣旅游規劃界的方案水平能得到提高嗎?

正是因為以上兩個問題導致旅游規劃界進入惡性循環。業主方不按照正常招標程序操作,只當說有無數的旅游規劃公司可選,你們愛做不做。每一個業主又都想找一家既靠譜又便宜的規劃公司。而旅游規劃公司從此不認真研究作品,整天只研究如何獲取項目,作踐自己,壓低價格,惡性競爭,這樣導致項目方案拙劣,令業主方又無從可選。最后業主方都覺得只有境外公司才能靠譜,境內的旅游規劃公司方案制作質量永遠也不會得提高,生存窘迫。

我認為,頭幾年旅規行業火爆,只要是一家有一點點知名度的公司,一個個人崇拜主義的工作室,一個有某某大學某某教授帶隊的學生隊伍,一個幾個人的小團隊,活路都供不應求。原因是那幾年旅游市場很熱,房地產市場也很熱,旅游規劃公司所謂的專家們根本不求活路,總之大小項目全部通吃。但這幾年,由于國家產業結構發生調整,房地產市場也受到打壓,旅游開發迅速降溫,很多搖搖欲試的項目已經擱淺,大量荒廢土地無從下手,旅游規劃公司的生存受到嚴重考驗。現在應該是一個旅規行業洗牌的時代了,只有知名度高,方案能力強的公司才能生存下來。

現在是解決旅游規劃行業亂象,提升行業水準的絕佳時期。因此,我和我的合作伙伴,還有我的公司(山合水易)共同呼吁旅規界:

1、響應國家,強制要求任何規劃都要采用有正規資質的公司制作方案,否則任何項目不予采納,不得立項,所通過的任何所謂評審不予認可;

2、響應國家,強制要求任何規劃方案,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無論多少金額,都應該走正規招標程序,否則方案不予任何形式的通過;

3、旅規公司應該成立旅規聯盟,目的在于三點,其一,旅規行業的從業者,應加強學術交流,多溝通,多碰撞,多舉辦活動,共同促進旅游度假產業的良性競爭和健康發展;其二,排斥不講規矩,不講操守,不按程序執行的業主單位,不為其做智囊和規劃方案;其三,排斥行業內不守規矩的從業者,防止其游走于各大旅規設計公司,從而提升其虛有身價,名不副實,淘汰低能人。

通過以上措施,我認為旅規行業的整體水平會得到提高,旅規公司會將其重心放在方案制作的能力上,為業主真正解決實際問題,從而實現旅規界的良性競爭。我也很清楚,要實現這個目標,任重道遠。因為中國人生存大部分都靠的是打擊對手,而不是提升自身能力。(完)

 

END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