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不要盲目開發鄉村旅游!先了解鄉村旅游發展的6大建議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9-02-21 | 關鍵詞:鄉村旅游

 

談到鄉村振興戰略,在最近的調研中發現,全國2000多個縣中,絕大多數都把發展旅游業作為了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一環。

 

但事實上,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適合發展鄉村旅游的,試想如果全國每個縣都發展旅游,誰去旅游呢?如果每個景點都一模一樣,誰愿意去看呢?

 

專家也頻發警示:只有5%的農村具有賺取城市人“鄉愁”錢的可能……仍然擋不住各地投資鄉村旅游的“滾滾熱浪”。

 

通過發展鄉村旅游促進鄉村振興的正確操作是什么?今天就和大家聊聊鄉村旅游發展的6大建議。

 

鄉村旅游,貴在鄉村性

 

鄉村旅游開發成果成為各地農村發展的主要看點,自然也成為各級政府政績考核的重要依據。全國兩千多個縣中,絕大多數都把發展旅游業作為興縣之策,尤其是黨的十九大后,全國各地都把鄉村旅游開發(田園綜合體)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主要抓手之一。

 

事實上,發展鄉村旅游的最佳區域是都市圈環城休閑帶,即圍繞都市圈1-2小時車程內的鄉村。對于大多數遠離大中城市的農村,尤其是中西部農村,進行旅游發展的前景并不樂觀,這些地方如果將旅游業當作一項產業來抓,很大可能不會成功。當然,瘋狂砸錢也并非一點好處都沒有,游客不來當地老百姓節假日走走也好,只是白菜花了牛肉價,而且顧此必然失彼,結果是納稅人當了冤大頭,政府公信力大打折扣!

 

在鄉村旅游開發“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態勢下,政府投資鄉村旅游如何做才不會花冤枉錢?

 

1、正確認識鄉村旅游開發的現狀與前景

 

鄉村不僅是一個生產糧食的地方,還是一個離大自然最近,可以醫治現代工業文明創傷的地方,這正是鄉村旅游“熱浪滾滾”的原因所在。鄉村建設專家孫君因此認為“鄉村是未來中國的奢侈品。”

 

不過,并不是所有的農村都適合發展鄉村旅游,武漢大學教授賀雪峰分析認為,全國農村最多只有不足5%的農村具有賺取城市人“鄉愁”錢的可能。

 

哪些鄉村能夠成為上面講的5%?

 

一是資源稟賦好的鄉村,要么有名山大川等景觀資源,要么有稀缺性、唯一性的生態資源;

 

二是具有地理區位優勢的鄉村,比如位于都市圈環城休閑帶的鄉村。

 

如果不具備資源與區位方面的優勢,大部分鄉村的旅游業發展基本只能成為上面講的95%,很大可能都會虧錢。

 

2、重視鄉土人才在鄉村旅游策劃中的作用

 

目前鄉村旅游開發過程中,重規劃輕策劃的現象十分普遍。很多地方領導一提搞旅游,就想到請一流的規劃公司和知名的旅游設計師。

 

去年,有一篇文章在網上流傳很廣,文章認為90%以上的旅游規劃院都不懂旅游,99%的旅游規劃都是抄襲模仿的平庸方案。這些數據的權威性尚待考證、觀點也過于偏激,但它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學院派旅游設計師在鄉村旅游的策劃中存在某些先天不足。

 

最近二十年間,各地打造了無數鄉村旅游項目,但真正成功的項目不多,成為全國鄉村旅游典范的更少。成功的項目幾乎都不是出自專業旅游規劃公司和旅游設計師之手,而是由當地土生土長又見過世面的能人干成的。

 

例如,烏鎮從一個破敗的小鎮變成一張國家名片,年接待游客近千萬,旅游收入4.5億。這一成功主要源于烏鎮能人陳向宏,他是烏鎮本地人,在大學里學過機械,以前是桐鄉市政府一名干部,后下派到烏鎮工作。

 

“關中第一村”袁家村、“浙江最美村莊”何斯路村,這兩個村的鄉村旅游都是村支書帶領村干部邊摸索邊干出來的,他們分別是郭占武和何允輝,這兩個人的共同特點是早年在外做生意,成功后返鄉當村支書,把多年在外闖蕩的經歷變成當地旅游開發的智慧。

 

相反的情況是,很多動輒投資數億、十幾億、交由一流專業旅游規劃公司打造的鄉村旅游項目,卻難逃失敗的命運,這方面的例子俯拾即是。

 

今后鄉村旅游開發工作中,應該重視鄉土人才在旅游策劃中的作用,尤其要重視那些土生土長、成年后長期在外闖蕩的能人。這些人既了解鄉村的情況又見多識廣,他們最有可能策劃出鄉村“獨有”的原創景點。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并不能忽視專業人士的意見,可行性分析、具體的項目建設等還是需要由專業設計師完成。

 

3、堅持“把農村建設得更像農村”的理念

 

過去十多年來,由政府主導的新農村建設的理念和模式一直是“建城市一樣的房子,過城里人一樣的生活”,這導致了新農村建設普遍存在“單一性、城市化、千村一面”等問題。進行鄉村旅游開發,就必須轉變這一理念,甚至要顛倒這一理念,堅持“把農村建設得更像農村”。

 

怎么樣的農村才像“農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便是。什么是鄉愁?就是老家的味道、奶奶的味道、媽媽的味道。

 

總書記說,鄉愁就是你離開這個地方會想念這個地方。

 

“把農村建設得更像農村”的首提者孫君對此有一套說法:“不靠路(建房)、不填塘、不劈山、不占田、不砍樹”;“讓垃圾不出村,讓污水不入河”;“樹上有鳥,河里有魚,地里有蟲”;“讓年輕人回來,讓鳥兒回來,讓民俗回來”;“不當旁人,不當閑人,不當懶人,爭取主人”。

 

未來鄉村建設中,要堅持“把農村建設得更像農村”的理念,堅持“最小的人為干預、最大的原鄉體驗”,依托村莊傳統,盡可能保留村莊原有肌理,不進行大拆大建。盡量采用當地的建造材料,充分挖掘村內的舊材料,通過新舊結合,廢物換新顏。保留和改造好老房子,賦予其新的生命。盡可能保留各個歷史時期的建筑,使之并存于一個村莊,增強村莊的歷史厚重感。

 

4、用“倒行逆施”的方法保住鄉村性

 

找一處古樸雅致、安寧愜意的鄉村小鎮來靜靜的享受“慢”生活……這是很多人放棄名勝古跡、海灘別墅,或者享譽國內外的名景,而選擇鄉村旅游的重要原因。

 

遺憾的是,現在很多鄉村發展旅游,動輒投資幾個億、是幾個億,卻是為了追求“高大上洋”,犯了方向性錯誤。而且模仿之風盛行,一個鄉村的旅游發展得好,大家都跟著學。如陜西袁家村通過打造小吃街發展鄉村旅游成功后,全國很多地方都在復制袁家村,光陜西省就有幾十個,但是幾乎都沒有復制成功的。

 

“考察、學習、模仿”三板斧在其他行業行,在旅游行業不行,因為你的景區只有跟其他景區不一樣,才能把游客吸引過來。搞旅游是變量策劃,完全無例可循,每個鄉村旅游項目都必須是原創的。

 

打造高度原創作品,必須在項目的策劃、規劃和施工等各個環節,采取超越常規的、與眾不同的方法,這個方法就是孫君一貫倡導的鄉建方法,筆者稱之為 “倒行逆施”的方法:去符號化、去標準化、去形式化、去設計化、去行政化、去園林化、去城市化……等等。只有這樣,建設出來的景區才會有“鄉”和“野”的感覺,才會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意境。

 

5、以誠懇的態度對待仿古建筑

 

農村傳統民居是農村歷史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很高的建筑藝術、歷史文化、社會風俗與景觀審美價值,是鄉村旅游最重要的資源之一。

 

由于傳統民居建筑越來越少,大量仿古建筑的出現就成為必然。

 

在建設仿古建筑時,很多景區缺乏誠懇的態度,不進行認真考證,隨意拼揍、粗制濫造等現象隨處可見,最后搞成四不象、不倫不類,游客直呼“太假”,甚至產生了“不去會后悔,去了更后悔”的感覺。一些地方搞假麗江、假袁家村、假威尼斯、假泰晤士就更糟糕了。

 

烏鎮的操盤手陳向宏在介紹烏鎮經驗時,向大家講了一個故事:

 

我剛到烏鎮不久,當地一個老百姓給了我一張臺灣的《中國時報》,一個叫木心的人在報上寫了一篇文章,說的是1985年他從美國回到闊別已久的烏鎮,烏鎮的衰敗給他留下了絕望的印象。他在文章的結尾寫道:“永別了!我不會再來。”這句話一下子刺痛了我。木心是出生于烏鎮的一位文化老人,曾經在上海工作過,55歲去了美國。我們通了整整5年的信,我根據他的回憶把他的祖屋按照原來的樣子重建。2005年,木心先生從美國回到烏鎮,我陪他看了改建后的烏鎮,他非常高興,說我決定回來定居了。木心先生去世以后,我翻他的遺稿時發現了一封信,信中他說:“烏鎮復興的成功還在于沒有假古董之感,這是誠懇,對歷史與傳統的誠懇。烏鎮經得起看,足見其誠懇之深。”

 

“烏鎮經得起看,足見其誠懇之深”,這就是烏鎮成功的奧秘!鄉村是有尊嚴的,鄉村文化更是有尊嚴的,我們不能用實用主義的態度對待農村文化。鄉村建設過程中,建設仿古建筑必須踏實地模仿,從設計、材料、施工等所有環節都要都非常講究,精益求精,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這樣做出來的東西才經得起看,才會有味道。

 

6、還政于村和還權于民

 

在農村開展任何一項工作,都離不開村支兩委的支持,更離不開當地農民的積極參與。

 

縱觀各地鄉村旅游開發模式,“政府玩、農民看”是一種;“老板玩、農民看”是另一種。前者是典型的政績工程,后者則是老板既不懂旅游,更不懂鄉村,這兩種模式很大可能將功敗垂成。只有“政府、企業、農民一起”,形成良性共生發展模式,鄉村旅游的開發才有可能成功。

 

鄉村建設不是以工程建設為主,也不是以扶貧幫困為主,而是實行系統性的修復與全面自治,要還權于村兩委,讓村干部擁有話語權,說話算數,實現村干部責任權利的對等。鄉村建設不能以設計師、政府和專家為主體,一旦不以農民為主體,項目注定失敗。

 

陜西的袁家村,沒有名勝古跡,也沒有獨特的自然資源,通過打造民俗小吃一條街,每年吸引游客300萬,年營收超過10億元。有什么秘訣?袁家村支書郭占武說:“農村的事誰來做?農民的事要靠農民自己做。”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