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寶同游”時代正在到來,親子產品如何更新換代?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8-09-03 | 關鍵詞:親子游

 

有數據顯示,未來每年新生兒將達到1780萬到1950萬人左右,兒童人口總數將維持在2.2億到2.5億之間。隨之而來的是親子游市場愈發紅火,雖然“二寶同游”尚未未進入爆發期,但業界對其市場前景普遍看好。“二孩”政策的實施,會在多大程度上推動親子游發展?將給市場帶來怎樣的改變?這些問題值得業界關注。

 

顯而易見,為期兩個月的暑假開啟后,在線旅游平臺的親子游預訂十分火爆。攜程發布的數據顯示,親子用戶中“二孩”家庭占比近20%,住宿業首當其沖感受到市場變化。現在不少酒店都在親子房上大做文章,但是不少家長體驗過后,普遍認為所謂的親子房過于表面化,并沒有做實做細,親子房的硬軟裝、服務等級劃分等行業標準亟待出臺。“二寶同游”已成趨勢,業界應及時加強親子游市場的分析和研究。

 

“二寶同游”決策過程更加復雜。“二寶同游”的家庭決策結構是,父母是購買行為的決策者與執行者,使用者涉及兩個孩子以及家長本身,倡議者也許是父母與孩子,由于孩子年齡與智力的限制,其倡議未必得到父母響應,有時逆反心態也會導致決策過程矛盾重重。業者在設計這類產品時候,需要更多顧及不同主體的需求,也就是親子游產品不能單獨考慮孩子需求。在這方面,目前業界的認識還不夠,比如不少親子游產品設計僅僅針對一個孩子的需求。在客房布局上往往沒有把更小的孩子考慮在內。

 

“二寶同游”產品能否吸引游客,取決于能否提供小孩與父母旅游需求的一攬子解決方案。值得指出的是,當今的旅游產品已經突破一般的核心產品、形式產品與附加產品層面?;瘓浠八?,市場就像一個流行的舞臺,人們通過消費實現自己扮演的角色,從而獲得社會認同。親子游作為從家庭旅游中分化出來、具有兒童旅游屬性的旅游活動,可以讓父母和孩子通過旅行增進感情,促進孩子健康成長。因此,親子游產品需要辨別不同主體、不同層次的需求,提供整個家庭旅游需求的一攬子解決方案。如北京一農莊推出的親子游項目,就鼓勵孩子生火做飯,請家長品嘗美食,這種互動的溝通與激勵以及蘊含的教育屬性,會帶來很好的旅游體驗。

 

“二寶同游”親子產品核心部分更復雜,它至少需要考慮父母與孩子的基本旅游需求,兩個小孩不同旅游需求以及相互之間的旅途溝通和體驗,父母之間以及父母與小孩之間的旅途溝通和體驗。親子游產品打造需要同時考慮小孩與家長的需求,找到小孩與家長需求的交叉點,優先考慮其社交與歸屬需求。從細節上說,決策者應當考慮“二孩”能否以大帶小的方式游玩項目;當小孩在游玩的時候,有無產品讓父母同時得到休閑娛樂;以什么方式增強孩子與父母在游樂時的溝通與體驗等。

 

無疑,“二寶同游”模式將開啟親子游產品新時代。現有以“2+1”模式建立的親子游服務體系面臨更新換代。只有深耕市場才能在細分市場站穩腳跟,這就需要扎實的市場研究功夫。就拿小孩的需求來說,兩個不同年齡段的孩子需求必然不同。3歲前的嬰幼兒缺乏完全的認知與行為能力,3歲到12歲的兒童處于學前期與就學期兩個不同階段,也都只有相對認知與行為能力。如果3歲前的嬰幼兒與3歲到12歲的兒童一起出游,既要照顧沒有行為能力的小孩,又要顧及認知需求較強、思維活躍的小孩,這樣的產品設計并不容易。適合兒童期旅游的主題公園、海灘、登山等戶外旅游項目,只能滿足“大寶”的要求,卻無法照顧到“二寶”。這樣一來,旅游產品設計中的舒適性與安全性就非常重要了。旅行社需要配備有育兒經驗的專業人員,還需準備相應的母嬰用品。

 

“二寶同游”的產品設計還需要立足親子游中父母的需求。攜程酒店親子房白皮書提到,“二寶同游”家庭在旅游時的要求更高,比如對酒店的星級、兒童娛樂設施、獨立床鋪、洗漱用品的需求都高于一孩家庭。驢媽媽與攜程的進一步研究都發現,如今在親子游中承擔重要角色的父母往往是80后,主要的年齡段是36至45歲,他們職業等級和年收入較高,具備較強的經濟實力。親子游需求升級的產品解決方案需要找到符合這個年齡段游客的興趣點。

 

與此相適應,親子游產品業態應更加豐富多彩。“二寶同游”選擇的旅游產品業態中,房車露營、郵輪旅游、研學旅行等新業態開始呈現優勢。以郵輪旅游為例,在線預訂調研數據表明,這類消費群體中,有四到五成屬于家庭出游,且以一孩家庭為主。今后的產品設計要把“二孩”考慮在內,在環境布局、生活用品、娛樂設施等方面,體現“二孩”的不同要求。

 

可以預計,“親子游+”具有廣闊市場潛力。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