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興鄉村,須重識鄉村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9-08-13 | 關鍵詞:鄉村振興,鄉村振興戰略規劃,鄉村振興規劃
鄉村振興,鄉村振興戰略規劃,鄉村振興規劃

 

鄉村振興戰略吹響了新時代農村發展的號角,涵蓋了農村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和黨的建設方方面面,我們擁有了推動鄉村全面、均衡、可持續發展的政策工具和戰略總抓手。

 

“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曾幾何時,一些地方抓“三農”工作,往往側重于抓農業工作,甚至窄化為抓產業發展。鄉村振興作為新時代的新實踐,不能因循以往發展模式,局限于單一視角、單線思維,而必須拓展認識視域,升級發展思維。重新認識鄉村、重新發現鄉村、重新評估鄉村,在鄉村振興步伐初起聲中,正當其時。

 

鄉村振興,須重新認識鄉村的過去,對其本來面目和歷史脈絡有清晰的認識。

 

中國數千年文明史根在鄉村。傳統的中國鄉村,并不是城市的附屬品,并不以向城鎮提供農產品、輸出勞動力為主要特征,反而承載了中華文明農耕經濟的主線、鄉土文脈的精髓。鄉土中國的成就,不僅在于農業經濟高度成熟,也在于鄉村經濟、文化、社會、生態價值相互交融、相得益彰,展現了一幅人類農耕文明史上其他地區難以比擬的宏闊圖景——

 

中國傳統鄉村,培育了光輝燦爛、獨具價值的農耕文明,它有“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勤勞,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恬淡,“桃李羅堂前,榆柳蔭后檐”的閑適;這里孕育了講究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生態體系,它尊山、愛水、有鄉愁;這里還出現了獨具中國智慧和特色的治理結構,一代又一代的士大夫、鄉賢不斷傳承,強調以文化人,教化群眾,淳化民風……

 

作為我們共同的歷史記憶和文化基因,鄉土中國功能多元、文化多樣、恬淡卻多彩,鄉村振興就要善于從傳統鄉村發展的歷史脈絡中吸取優質養分。它時刻提醒我們,中國鄉村的根不該斷,農村不能成為荒蕪的農村、留守的農村、記憶中的故園,這也增加了一份實現鄉村產業、文化、生態、社會全面振興的使命感和緊迫感。

 

鄉村振興,更要求我們立足現階段鄉村發展的特征和任務來重新認識鄉村。

 

新中國成立以來,鄉村更多圍繞工業化、城市化而展開,功能、價值相對單一,傳統鄉土的多元性遭到削弱,鄉村成為我國工業的原料基地、產品市場,為我國推進工業現代化,提供戰略支撐和發展空間;近20年來,鄉村是我國城市的糧食安全保障地,是居民食品安全供應所。

 

當前,鄉村正在蓄積力量,儲備新的潛能,新功能亟待新開掘。一段時期以來,我國逐步“以工業反哺農業”,以統籌城鄉的系統思維,重新賦予鄉村新的定位,重新增添鄉村新的動力。鄉村將以更大的動能在更大的發展藍圖中凸顯其獨特價值。

 

就鄉村自身發展言之,依靠改革開放40年的沉淀,無論經濟發展,還是社會治理,鄉村都迎來前所未有的轉型發展契機:工業化、城鎮化步入“下半程”,積累了巨量的資金、技術、人才資源和豐富的發展經驗,城鄉融合正當其時,市場要素逆城鎮化態勢已初顯端倪;全國消費升級“正在進行中”,人們已從“吃得飽”“吃得好”向“吃得綠色”“吃得健康”轉變,對綠色、優質中高端農產品的需求被激活,田園鄉村休閑體驗、生態價值被重視;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探索正在“破冰”,新農人、新鄉賢群體不斷壯大,村民議事會、監事會等在村民民主協商中作用明顯……可以說,鄉村正在擺脫單一價值的定位,開始擁抱多元功能:它正成為城市生態的護衛區、康養娛游的好去處、現代治理的參照系、田園鄉愁的寄托地。

 

中國的鄉村振興道路,沒有現成經驗可循、沒有過往樣本可抄,是一項開創性的戰略工程。觀照當下鄉村現實情況,我們不得不承認,由于城鄉二元結構、低效粗放增長模式等因素長期存在,我國部分地區不同程度出現鄉村人口流失、環境污染、治理失序、文化割斷等問題,一些地方土地撂荒加劇、鄉村凋敝加重,這已嚴重影響鄉村持續、健康發展。

 

面對這些問題,振興鄉村,就須重識鄉村。在新的發展階段,新的歷史時期,鄉村振興絕不是單方面地接受工業的反哺、城市的帶動;鄉村本身有它獨特且越來越彌足珍貴的價值,發掘這些價值,展現這些價值,豐富這些價值,鄉村完全可以在現代經濟體系和現代生活圖景中占據重要位置。這應當成為鄉村振興的基點和著力點。

 

無論回顧歷史,還是思考當下,我們都能得出一個基本共識,那就是鄉村振興前景可期。我們要讓鄉村的好水能“洗胃”、好空氣能“洗肺”、好生態能“洗心”,致力于鄉村高質量發展,創造高品質生活,最終讓鄉村真正變成新時代中國要素集聚的洼地、綠色發展的高地、心靈回歸的凈土。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