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旅游正從“農家樂”過渡到“民宿游”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7-09-11 | 關鍵詞:鄉村旅游

鄉村旅游以旅游度假為宗旨,游居、野行為特色,近年衍生的游居、野行、居游、輕建設、場景時代等原創新概念,逐步讓鄉村旅游從觀光式旅游過渡為度假式深度體驗游,是城鄉統籌戰略下的突破口,重要性不言而喻。

 

近年衍生的游居、野行、居游、輕建設、場景時代等原創新概念,逐步讓鄉村旅游從觀光式旅游過渡為度假式深度體驗游。

 

2014年,旅游地產項目在越來越重視品牌化的同時,跨界整合資源力度也越來越高,一些新興項目要求地產、文化、商業、旅游、養老等幾個元素進行跨界綜合。很多旅游地產界人士在2014年突然發現,新興項目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能力和知識儲備,越資深的人士越需要刷新自身的知識結構,不能夠快速迭代,就無法在新時代站在行業潮頭。

 

政策導向決定了市場趨勢。2014年國家打擊地產泡沫,去化市場存量,允許金融市場適度創新,在從量的增長向質的增長蛻變過程中,文化產業、旅游產業等相關政策決定了市場的新方向。在這樣的局面下,一種快速興起的新風口——鄉村旅游市場正在崛起,很多項目一經面市,即被當地市場熱捧,人流量紀錄一再被刷新。

 

 

鄉村旅游風頭正勁

 

為何這個市場會迅速崛起?城市人群開始厭倦千篇一律的生活,建立在車輪和高鐵時代的生活方式又拓展了人們活動的范圍,即使在繁忙、快節奏的條件下,也需要在工作之余休閑、體驗生活。人們在出世與入世之間的糾結,在焦慮感與溫情體驗間的徘徊,就給了當今旅游市場巨大的機會,來自於國人心靈的需求是促進鄉村旅游萌發的本源。

 

總結來看,鄉村旅游地產開發受到兩個因素的帶動,一是消費升級帶動下的城市微旅游市場迅速崛起﹔二是政府政策導向,鄉村旅游成為國家旅游業改革創新的重點。

 

鄉村旅游地產開發始於“農家樂”,進而“民宿游”。如果說農家樂是鄉村旅游的初級版,是一種簡單的、陳舊的、過渡性的鄉村旅游,那麼民宿游就是鄉村旅游的升級版,是一種深度的、休閑的、度假的鄉村旅游。兩者邊界在當下鄉村旅游中還很難切割,但民宿游是更高業態的鄉村旅游。

 

起源於日本、英國和我國臺灣地區的民宿旅游,大規模興起的時間也只有30多年,但其誘人的商機模式很快風靡全球,成為全世界旅游產業的一個重要業態。

 

民宿經濟興起,農村的空氣、河流、風俗民情、農耕文化、農副產品,都能成為市場資源。

 

數以萬計的城鎮居民都愿意且有條件到鄉村來度過一段寧靜的時光,這為民宿游發展奠定了必然性。幾十年來,一直喜愛傾力建房造屋的農民,完全可以為民宿游提供寬敞舒適廉價的民房。豐富的鄉村民俗風情和自然景觀,為鄉村民宿游創造了誘人的大市場。民宿旅游帶來完全的市場經濟,更是讓農村的變化在短時間內會超過過去幾千年的總和。

 

 

政策怎樣引導市場創新

 

早在2013年12月舉行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中,就對鄉村旅游提出了新的發展要求,為農村工作和旅游業定下了基調,即讓城市融入大自然。2015年1月21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任務分解表,分列44條67項工作任務,涉及負責單位、牽頭部門、時間進度等。

 

鄉村旅游以旅游度假為宗旨,游居、野行為特色,近年衍生的游居、野行、居游、輕建設、場景時代等原創新概念,逐步讓鄉村旅游從觀光式旅游過渡為度假式深度體驗游,是城鄉統籌戰略下的突破口,重要性不言而喻。鄉村旅游地產開發,可以依托當地挖掘文化內涵、突出鄉村特點、開發鄉村旅游產品﹔建設特色景觀旅游名鎮名村﹔加強鄉村旅游培訓﹔發展森林旅游、海洋旅游、紅色旅游﹔鼓勵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使用權以入股、聯營等形式與其他單位、個人共同開辦旅游企業。

 

 

扎根本地打造鄉村旅游項目

 

脫離了文化的旅游地產,就像脫離了商品的商業一樣,沒有根基。文化的種類很多,包括本地民俗、美食、典故等等都是值得植入的文化調料。

 

旅游的根本是文化,是心靈的體驗。做好文化,是做好旅游的最基本條件,鄉村旅游也無不例外。輕資產、重情景的項目就會產生很好的人氣和現金流回報。

 

如何將建筑設計、景觀設計、商業設計、美陳設計、藝術設計和商品設計等多個設計門類聚焦在一個產品上進行研發和創新,這些都是決勝市場的根本。

 

當前的鄉村旅游地產設計不是簡單的復原鄉村本來的面貌,那只是返古的逆趨勢而動。在產品打造的同時,一定要熟悉現代旅游商業消費的特點和要素,用精美的商品去打動從城市來的尋求體驗的游客,用服務、創意給他們驚喜,這才是現代旅游消費所需要的內容。

 

如果還停留在利用房地產銷售去反哺旅游投資的商業模式,那只能是窮途末路。商業模式的破舊立新應該建立在產品為王、現金流邏輯的基礎上。只要能做好產品、做好運營,引爆人流,那麼其他一切都會紛至沓來。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