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陸續出臺新政,鄉村民宿進入合規化經營軌道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9-05-09 | 關鍵詞:鄉村民宿,鄉村民宿發展規劃
鄉村民宿,鄉村民宿發展規劃

 

隨著剑网3指尖江湖新手攻略市場不斷的快速發展,鄉村民宿市場也異常的火熱,目前全國各省份鄉村民宿發展情況不一,當下鄉村民宿發展主要還是解決合法化的問題。然而隨著各地對于鄉村民宿的發展紛紛提上日程,這一問題將得到逐漸的緩解。

 

4月29日,海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牽頭編制的《海南省鄉村民宿發展規劃(2018—2030)》(以下簡稱《規劃》)正式印發,其中首次界定了海南鄉村民宿的定義,并從發展定位、空間布局、產品規劃、政策扶持等方面全面制定發展規劃鄉村民宿。

 

此前,文旅部曾多次指出,要大力發展鄉村民宿產業,促進鄉村旅游發展。上海、浙江等地也出臺了鄉村民宿有關的發展規劃。中國旅游協會民宿客棧與精品酒店分會會長張曉軍此前在接受采訪時曾指出,目前全國各省份鄉村民宿發展情況不一,當下鄉村民宿發展主要還是解決合法化的問題。

 

鄉村民宿規劃頻出臺

 

《規劃》提出,依托全省傳統村落、美麗鄉村、共享農莊等鄉村旅游資源,結合全域旅游空間布局和城鄉交通網絡體系,形成海澄文鄉村民宿圈、大三亞鄉村民宿圈、東部康養組團、西部山海組團、中部雨林組團等“兩圈一帶三組團”的鄉村民宿空間結構。

 

《規劃》還預測,2030年末海南鄉村旅游人口將達到5000萬人次,需要短租型鄉村民宿數量約6500家。

 

海南省住建廳相關負責人還介紹,通過發展鄉村民宿,一是可以盤活鄉村閑置資源,提供直接就業崗位,二是豐富海南旅游住宿產品體系,緩解海南旅游淡旺季明顯、空間分化嚴重等問題。

 

近年來,國家對于促進鄉村民宿發展的文件不斷出臺,早在2015年,國務院就頒發了《關于加快發展生活性服務業促進消費結構升級的指導意見》,其中指明“積極發展客棧民宿、短租公寓、長租公寓”的方向,各地方也陸續出臺相關的落地規則指導民宿發展。

 

2016年底,浙江省出臺了《關于確定民宿范圍和條件的指導意見》,其中也談到了鄉村民宿的發展指導,此后浙江省旅游局還編寫了《浙江民宿藍皮書2017》,該書涵蓋了浙江民宿發展概況、發展趨勢,浙江民宿政策、法規與標準等內容;2018年9月,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也正式出臺了《關于促進本市鄉村民宿發展的指導意見》,鼓勵利用農村依法建造的宅基地農民房屋、村集體用房、閑置農房、閑置集體建設用地等資源,為旅游者休閑度假、體驗當地風俗文化提供住宿、餐飲、農副產品展銷等服務。

 

張曉軍指出,各地出臺民宿指導意見時間不一,主要是全國各省份鄉村民宿發展情況不一,像浙江等省份發展的迅速一些,一些省份關于鄉村民宿的發展規劃還在制定中。

 

合法化運營呼聲漸起

 

近年來,鄉村民宿猶如“雨后春筍“般在全國各地快速發展。一時間,一些旅游熱門目的地大理、莫干山等還成為了民宿“模范生”,在周邊山水的掩映下成為了民宿旅居的熱門旅游目的地。不過,在這些民宿發展火熱的背后,也引來了一些環境問題,此前,有媒體曝出多家大理洱海民宿、客棧因為污染洱海的“罪名”而被關停。

 

有經營民宿的從業者表示,這些民宿剛剛開始產生盈利就被關停了,這其中政策性風險較大,在這樣的風險面前,該行業沒有相關法律法規?;?。

 

業內人士表示,各地民宿發展規劃的推進,也將民宿合法化運營提上了日程。此前一些地區出臺了新版旅游條例,對民宿方面進行了規范,但目前看來,一些鄉村民宿方面的規范還有待進一步落實。

 

此前,有一些民宿經營者表示,無論是針對城市民宿還是鄉村民宿,目前針對民宿經營者方面并沒有專門的稅收,該地帶尚處于監管空白區。

 

張曉軍也指出,經營住宿行業,按照法律規定需要有特許經營許可證,目前很多民宿都沒有,因此還沒法談合法性。上述民宿經營者還坦言,如果經營的民宿沒有相關證件,那么在經營時也沒法受到有效的法律?;?。

 

地方標準出臺仍存難點

 

北京旅游學會會長安金明曾指出,民宿要合法運營,首先就必須得合理定義民宿。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因為各地發展民宿情況不一樣,一些地方在民宿的定義上存在差異,這也給地方民宿規范的出臺增加了難度。

 

比如在浙江省此前出臺的民宿指導意見中,單棟樓房的民宿,經營房間必須在15個以內,房間數量超過的可以酌情轉化為旅館進行監管;而在深圳大鵬新區的民宿管理辦法中,單棟樓房的民宿經營房間不可超過14間;甚至在一些地方指導文件中,并沒有對房間數量和營業面積進行界定。

 

一家民宿經營者表示,其位于浙江省的精品民宿,單棟樓經營房間也并不超過15間。該經營者認定自己經營、打磨的是精品酒店,每家店都配備了符合酒店管理的硬件及財務、前臺、保安、保潔等人才,渠道選擇上也偏向于傳統酒店OTA,只是在證照申請和經營規范方面,需要按照民宿管理進行。正是這種自我定位與地方定義之間的矛盾,為現階段民宿合法經營難以全面鋪開埋下了伏筆。

 

此外,張曉軍還指出,按照法律的規定,證明民宿被納入到公安的住宿特種行業管理范圍,要根據公安部門需要提交的材料,到窗口去報批,公安部門會授予一個特種行業許可證,解決合法性的問題。而解決安全性的問題,主要是消防安全。到目前為止,如果消防條例不做修訂,那么很多民宿永遠不可能達到消防標準。

 

山合水易認為,地區民宿發展不均衡,民宿資源開發層次低,水平不一,都為地方民宿規范的出臺增加了難點。如果按照目前住宿業的標準,有很多民宿將不符合標準,肯定要取締,不過從國家層面看,是支持民宿行業發展的。出臺地方民宿規范,如何界定標準也是各地有關部門需要思考的。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