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丨政府將不再壟斷住房供地,宅基地將“三權分置”

作者:山合水易 | 來源:山合水易 | 時間:2018-01-18 | 關鍵詞:三權分置

近日,2018年全國國土資源工作會議在京召開?;嵋橥嘎?,我國將逐步改變政府作為居住用地唯一供應者的情況,更好地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同時,將探索農村宅基地集體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三權分置”。

 
三權分置

 

政府不再是居住用地唯一提供者

 

國土資源部部長姜大明在全國國土資源工作會議上說,要改變政府作為居住用地唯一供應者的情況,研究制定權屬不變、符合土地和城市規劃條件下,非房地產企業依法取得使用權的土地作為住宅用地的辦法,深化利用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試點,完善促進房地產健康發展的基礎性土地制度,推動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

 

為增加租賃住房供應,構建購租并舉的住房體系,拓寬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民增收渠道,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廈門、武漢、合肥、鄭州、廣州、佛山、肇慶、沈陽、成都13個城市正在開展利用集體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試點。在試點城市,村鎮集體經濟組織可以自行開發運營,也可以通過聯營、入股等方式建設運營集體租賃住房。

 
三權分置

 

姜大明說,國土資源處于供給端的重要位置。在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全系統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明確“住宅用地是保障住有所居的、不能用來炒作投機”,強化分類調控、因城因地施策、制定住宅用地中期規劃和三年滾動計劃,開展利用集體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試點,努力穩定社會預期。

 

“城里人到農村買宅基地”口子不能開

 

探索宅基地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三權分置”,落實宅基地集體所有權,保障宅基地農戶資格權,適度放活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是一項重大創新。各地在改革試點中可以重點結合發展鄉村旅游、返鄉人員創新創業等先行先試,探索盤活利用農村閑置農房和宅基地、增加農民財產性收入、促進鄉村振興的經驗和辦法。

 
三權分置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發揮土地制度特有優勢,有力推動了工業化、城鎮化,但土地增值收益用于“三農”不足,建設用地安排重城輕鄉問題突出。現在到了將土地增值收益更多投向“三農”的時候了。農村土地制度改革要以維護農民土地權益為目的,保障農民公平分享土地增值收益,激活農村沉睡土地資產。

 

城里人到農村買宅基地這個口子不能開,按規劃嚴格實行土地用途管制這個原則不能破,要嚴格禁止下鄉利用宅基地建設別墅大院、私人會館等。

 
三權分置

 

盤活農村集體用地相當于盤活200萬億資產

 

以前住宅用地由政府提供,現在,村集體也可以提供了。不用征地,不用強拆,只要村集體同意,進入交易市場,就行。

 

這對于農民來說,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前宅基地的惟一用途是,農民自己造房子,或者偷偷摸摸的造小產權房,賣給貪便宜的人。現在,如果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三權分置,所有權不變,屬于集體;資格權,保證農民附著在土地上的各項權利的一種保障;分離出使用權,讓宅基地入市。

 

總而言之,土地所有權沒變,都是國有的,但附著在上面的土地使用權可以交易了,可以抵押貸款了。

 
三權分置

 

其實,早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中曾經提出過,“在確保農民住有所居前提下,賦予農民宅基地更完整的權能,并積極創造條件,將其逐步納入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會議決定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讓、租賃、入股,實行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權同價。

 

2015年12月27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八次會議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授權國務院在北京市大興區等232個試點縣(市、區)、天津市薊縣等59個試點縣(市、區)行政區域分別暫時調整實施有關法律規定的決定》,打響了土地改革第一槍。

 

該決定調整了物權法、擔保法等法律中“關于集體所有的宅基地使用權不得抵押的規定”,在2017年12月31日前試行,為土地改革試點開路。

 

2017年11月4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了土改試點延期一年的決定。

 

這些政策,極大地釋放了中國土地規模。

 
三權分置

 

截至2017年9月,全國有577宗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總面積1.03萬畝,總價款約83億元,每畝地大概在81萬元左右。

 

目前,全國農村集體建設用地約為2.5億畝,如果全部以每畝80萬元的價格入市,大概能夠盤活200萬億的資產。

 

假設廢棄的宅基地上的人口定居在城市,這些宅基地就可以進行永久交易。土地使用效率會大大提升。

 

無論是南方的拆違還是北方的治霾,城市周邊集體用地上的低端企業是最早離開市場的,因此農民少了集體收入,集體用地大量空余出來,但若不能納入城市開發計劃,也就沒有了升級為商業用地和住宅用地的可能,很多人進城,宅基地荒廢。

 

現在,政府在這些土地上推動工業和租賃房建設,既降低了建房成本,用活了集體土地,還增加了農民收入,可謂一石三鳥。

END

?